Thilbo/TV-Napollya/Quilldu

银河绝赞老爹指南

A/N: 这一章仍然是Krag和Peter的兄弟时间,爹出场一秒钟(偷偷加了个tag,写两个小天使令我快乐……

画风和前几章不太一样,基本上是小朋友历险记。

本来是要开一个和这篇文某种意味上相关的新坑的,结果开头就卡住了,所以在群里机智小伙伴的建议下(?)跑回来填土。

————

4 不要让孩子们乱跑

 

船长交给他的任务比克拉格林想象中的难办得多。

他找到奎尔的时候,男孩坐在集市一个摊位压帐篷角的石头上面,闷闷不乐地盯着自己的手指头。他的那个音乐盒还挂在腰上,但是这回奎尔没有戴耳机。

“你在想什么呢?”他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老大给你的任务怎么样了?”

奎尔瞥了他一眼:“偷东西是不对的。我才不干。”

克拉格林笑着摇了摇头:“刚才你听船长讲话可是听得很认真,怎么转脸又改主意啦?”

男孩的脸红了起来,气鼓鼓地扔了颗石子出去。克拉格林不怪他。别看勇度凶巴巴的一脸不好惹,谈判技巧也主要是拿亚卡箭顶着别人脑门;但需要跟人文明地面对面坐下来交流的时候,船长也总能让对方把话听进去。克拉格林私下猜测这是半人马星人特殊的本领,不过他没敢和任何人提,他还想要命呢。

他要说的是,奎尔八成是在对自己刚刚老老实实听了勇度的说教觉得懊恼。

“你知道不?我的母世界和你的很像,他们都觉得偷东西是错的,小偷都应该被抓起来。”克拉格林顿了顿,“我小时候没少因为这个惹上麻烦。”

“你小时候就是个小偷。”奎尔转过头来看他,“难怪你会跟一群绑架犯混在一起。”

“劫掠者可不只是绑架犯!信我的,宇宙里比我们糟糕的人多了去了。”

奎尔看起来毫不动心。

“我说真的。”克拉格林咬了咬牙,想着自己和奎尔一样大的时候住过的街区,“要是没见过那些,你算是很走运了,小子。”

“你是说,直到我被你们这帮人绑架之前?”

克拉格林叹了口气。他知道奎尔不是对他生气,只是在宣泄对于被劫掠者绑架的怨愤。说到底,奎尔还是个小孩子,在接连历经诸多变故后他需要找个亲近的人发发脾气——而克拉格林无疑是目前地球之外的整个宇宙里和奎尔最亲近的人。他还需要适应一下这个概念。

这就像是他不自觉地抓住了那个孤独漂浮在宇宙里的小家伙的手,让他的重量落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彼得,”在现实里他也抓住了男孩的手,“跟我来。你今天没必要动手,看我怎么干活就行了。”

“但是勇度说……”

克拉格林对他挤挤眼睛:“你不说,我不说,银子就算是你带回去的。”

 

他领着奎尔在集市里走了一圈。两个人都没有穿带有劫掠者纹章的衣服,那太显眼,不利于混进人群;所以从外人的角度看上去,他们不过是一对出来逛街的兄弟。克拉格林本想要叮嘱奎尔不要时时刻刻盯着自己看以免让人起疑,但没有那个必要。第一次来到外星集市的孩子被摊子上五光十色的货物迷得眼花缭乱,根本顾不上他的任务了。

不知不觉地他们走到了一条街的尽头。

“哇哦,你看到刚才那个摊子没有?那个沾水就变成大章鱼的玻璃球,我能买一个吗?”

“彼得,”克拉格林好笑地看着他,“你有钱吗?”

这句话才提醒了男孩他们在集市上的真正目的,他心虚地耸起了肩膀,吐了吐舌头。

“幸好,我有。”他说着给奎尔看了一眼自己衣服的内袋。里面装了三个钱包,还有些零钱。奎尔看得目瞪口呆:“你是什么时候……!”

“嘘。”克拉格林赶快捂住了他的嘴,“小心别人听到。我们赶快回船上去吧,我估摸着这些应该够了。”

宇宙单位在大多数星球通用并且价值稳定,然而在无存知地这个充满了徘徊在星际法律灰色地带的危险人物、在其他很多星球被通缉的犯罪大佬和走投无路的消沉绝望者的地方,任何货币都不值钱。在集市上随便拎两个包,一千块钱根本不在话下。

他们转过街角,刚好看到一群本地的孩子朝一些身着华服的人跑去。这些孩子是那些绝望的子女,家里多半躺着个沾了什么东西的爸爸或者妈妈;要不然干脆连家都没有。克拉格林加快脚步,想带着彼得快点离开。他不想看到他们,或者不想看到同样窘迫的自己的童年。

他们没能走多远。忽然那些人之中的一个叫喊起来。

“你这个臭烘烘的小毛贼!”

克拉格林猛地回过头,看到那人把其中一个孩子的胳膊抓在手里,另一只手抄着一把砍刀。

“在赫法尔的星球,赫法尔把小毛贼的手剁下来!”

彼得用惊慌的眼神看向他。克拉格林又咬了咬牙,拔出了掖在衣服底下的镭射枪。

“喂,把那个孩子放开。”他朝那个戴了三条金链子的混蛋喊。对方眯起他的四双眼睛看了看他,丝毫没把这个瘦竹竿一样的小家伙放在眼里,尽管他手上拿着枪。

“谁家的小子在赫法尔面前撒野?赫法尔今天要惩罚小毛贼,没你的事,快带着你旁边那个鼻涕虫找妈妈去吧!”

克拉格林没来得及说话。彼得忽然像箭一样扑了上去,小拳头直向那个混蛋的嘴挥着。

“妈的,你哪根筋搭错了?”他只来得及小声嘟囔一句,就赶快冲上去帮忙。奎尔跟外星人根本没得比,这时候正像个小鸡仔一样被对方拎在空中蹬腿。至少之前被抓住的那个无存知地的孩子被放开了,克拉格林用余光看着他和他的朋友们四散而逃。

“赫法尔要惩罚小毛贼的同伙!”那家伙说着将砍刀又一次举起来。男孩用尽全身力气踢打着,但这对皮糙肉厚的“赫法尔”(不管那是什么意思)来说一点伤害都没有。其他的外星人没什么兴趣阻止他们同伴的行为,这时候已经往前走去了。克拉格林想了想,瞄准外星人的胳膊,扣动了扳机。

赫法尔哀嚎了一声,砍刀和半截被轰掉的手臂一起落在地上。彼得趁这时候狠狠咬了一口外星人捏着他的手指头,挣脱出来,朝克拉格林跑过去。克拉格林一手抓着枪,一手抓住了奎尔的手腕。

“快跑,彼得,快。”

赫法尔先前离开的外星人同伴们听到他们同伴的惨叫,调转回头查看他的情况。克拉格林和彼得一边跑一边听到后面愤怒的咆哮。

“抓住那两个人!抓住他们,赫法尔要杀了他们!抓住他们,赏金千万!”

无存知地大街上本来对这样的冲突熟视无睹的人群忽然一阵躁动,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们两个的方向。好极了,克拉格林心想,勇度肯定会超喜欢他们俩见义勇为的优良表现的。别惹上麻烦,嗯?整个无存知地跟着他们跑算不算是麻烦?

好在他手里还拿着镭射枪,几个试图从前面包抄他们的混蛋都被撂倒在地。奎尔肯定是被吓得不轻,他大概还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克拉格林能听到他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别怕。”他说着拽了男孩一把,顺势将彼得夹在了腋下,半拖半抱着男孩拐进了一条巷子。如果这是山达尔贫民区就好了,那里没人比他更熟门熟路;可惜无存知地他也只来过几次,想要在这里跑赢本地居民?克拉格林也不抱太大的期望。赫法尔说什么来着,赏金一千万?很好,如果他能跟不管哪个最后堵住他们的人说一声他们是劫掠者的人,没准对方肯带着他和奎尔去找勇度换钱……呃。他都能看到结局了,船长不是拿箭把那个绑架他船员的蠢货扎出个洞,就是把他和奎尔揍一顿扔在这个星球自生自灭。可能他两样都会做,那得看他心情。

他拐进了又一道小巷,躲进了楼边的阴影里,靠着墙滑坐在地。彼得则是直接趴到地上开始呕吐。

“呃,你没事吧孩子?”他轻轻拍拍男孩的后背。

“恶心死了!”彼得抬起头,看上去都快哭出来了,“那家伙的手臭得要死,我嘴里现在还是那个味道!”

克拉格林被逗得笑了好久,直到男孩狠狠地瞪着他,他才停下来揉了揉彼得的头发。

“至少你学了一课,下次跟人打架的时候别直接上嘴。恶心一下还好,有些种族的皮肤分泌物能腐蚀掉你的肉。”

奎尔看着他的方向,眼睛忽然睁大了,嘴巴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

“不是吧,你小子这么容易吓到?”

“不,”他听到旁边有人说话,该死,“他看到的是我。”

克拉格林僵硬着身子把双手举过了头顶,镭射枪还扔在他的脚边。面前的人身材魁梧,浑身黝黑,正举着一把电击枪对准他们两个人。

“赫法尔要找的小毛贼,嗯?不过无存知地的小家伙们可没有你那玩意儿,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来头?一千万听着不错,不过我可不想因为这事得罪人。”

“嘿,你可问着了。”克拉格林试图挤出一个笑容,“我们是劫掠者的人。”

赏金猎人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忽然爆出一阵大笑。彼得吓得往他身边缩了缩。

“我不喜欢撒谎的人。劫掠者?劫掠者有规矩,他们不碰小孩子。你旁边那个是什么?”

克拉格林刚准备回答说他显然没得到勇度·乌冬塔那支劫掠者替伊戈当人贩子被开除出联盟的通知——但话还没说出口,大个子忽然身体一颤,脸朝下倒在地上。他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到三个身影站在巷口。领头的那个看起来和他年纪差不多,手里拿着一个弹弓;他旁边跟着一个别着腰刀的女孩,以及另一个孩子。

他们走到两人面前,拿弹弓的男孩对他伸出了手。克拉格林抓着那只手站起了身。

“我是尼洛。”男孩对他说,“这是我妹妹尼可,还有我弟弟,你们刚刚从外星人手里救下来的,尼托。”

 

或许是他对无存知地并不熟悉的缘故,这里错综的街巷显得比他印象当中的山达尔更复杂。所幸,克拉格林和彼得新结识的朋友们在那些灰暗的窄巷、地下室和楼梯之间游刃有余。彼得对一切都感觉新奇又害怕,紧紧拽着克拉格林的衣袖眨巴着眼睛四处张望;更年长些的男孩却不愿意看这些可怜的景象。这未免与他童年的街区太过相似,被贫穷和痛苦统治的街区,无限的药品、酒精、体液和血混杂成地下长河。他说得没错,如果奎尔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那他算是个幸运的小孩。

最后他们爬上一座建筑的骨架,一座已经坍塌并被遗弃的建筑,内部充满异色的涂鸦。尼洛和他的弟弟妹妹住在顶层,拥有一座狭小的阁楼和开阔的平台。

“至少这里还能看到宇宙,看到大气里彩色的光。”尼可对他们说,“看到下面建筑里的光。”

她不知道自己多大了,不过大概是介于克拉格林和彼得之间的年纪。她的腰刀捅死过两个人,一个想要把她掳走,一个想要伤害她的哥哥。

尼洛带着妹妹和弟弟离开家的时候,和克拉格林离开山达尔加入劫掠者队伍的时候差不多大。那时候尼托刚学会不用人搀扶着走路。离开的原因是他们的父亲酗酒后打人很凶,尼洛知道,他背上现在还有几道疤痕;当那个混账开始对尼可动手的时候他终于忍无可忍,把菜刀扎进了他的脖子。

尼托?尼托被保护得很好,那些东西都没见过。只是他得过一场病,尼洛和尼可所有的积蓄也不够送他看一次医生。最后一个好心的医生收留了这个病得要死的小孩,让他在自己诊所地下室的角落躺了三天。尼托活了下来,变成了哑巴。对于偷东西他颇具天赋,很少失手;这一次不巧落到了赫法尔手里。

“赫法尔和他的船每个月在无存知地停留两次,”尼洛告诉他们,“油水最大也最难拿下的目标。他们的星球极其富有也极其吝啬,从不施舍,对偷窃更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你们今天救了尼托,他可能会和上次的孩子一样被砍掉一只手,流血流到死。”

彼得倒抽了一口气。

尼洛停下来,看了看克拉格林又看了看奎尔,然后对前者说:

“你的小朋友在这里干什么?他根本不是我们这样的人。”

克拉格林摇了摇头。但尼洛说得对,彼得不是他们这样的人,也永远都不会是。他几乎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预感,即使他们把奎尔来自地球的纯真剥去,把他塞进劫掠者和其他罪犯的外套,这个男孩也永远都不会是他们这样的人。

他们在三兄妹的住所躲藏了几个小时。赫法尔和其他人还在寻找他们的几率很低,而且快该是回船上的时间了,如果让勇度等急了他们两个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临走前奎尔在克拉格林耳边悄悄说了句话,后者想了想,把口袋里所有的钱掏给了尼洛。

“拿着,我们不缺这些。你们能用到。”

尼洛看了一眼他的妹妹和弟弟,没有推辞。

 

“可能偷东西也不是那么坏。”他们走在无存知地的街上,奎尔的小脸上严肃的表情让克拉格林忍不住想笑,“不过得要合理才行,像尼洛他们那样,为了活着。”

克拉格林咧了咧嘴:“你就当自己也是为了活着吧,要是明天你还空着手回去,老大可能要吃了你。”

“你告诉我他不吃人!”

“哦,我说过吗?”

看着奎尔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克拉格林终于大笑起来。可是他没能笑多久,因为忽然他觉得有人拎住了自己的领子。

“赫法尔要找的小毛贼在这里!”那个恶心的声音说。

那一伙外星人还是没放弃找他们。现在,其中一个正抓着奎尔,而赫法尔本人提着克拉格林。他想要伸手去够衣服里的镭射枪,然而武器被另一个外星人打到了地上。奎尔瞪大了充满恐惧的眼睛看着他;克拉格林知道自己的脸上也写着同样的情绪。

可紧接着他就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哨音。

亚卡箭划着红光,优雅地穿过空气和外星人的脑浆。奎尔先掉在了地上,沾了满手外星人粘液,一脸嫌弃地蹭到克拉格林身边,把那些东西都抹到了后者的夹克上。但是克拉格林没功夫顾这些,他带着同样的惊恐看着那双皮靴迈着大步进入视线。

“我说什么来着?看着奎尔别给我惹事。”勇度的声音告诉他船长很恼火,但不是他害怕的那种恼火,更像是克拉格林妈妈活着的时候教训他的声调,“你管这叫别惹事?要不是我找到了你们俩,你们俩都要没命。”

“对不起,船长。”克拉格林低着头,久违地感觉自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他觉得愧疚,辜负了勇度对自己的信任;但同时隐隐开心,因为他很久没把自己当过孩子了,几乎忘了以他的年龄来算,他仍然没有成年。

勇度叹了口气。

“回船上关禁闭,你们两个。今天没你们的晚饭。”

这就是为什么当劫掠者飞船航行在茫茫宇宙中的时候,克拉格林和奎尔蜷在黑漆漆的禁闭室一角相对无言。直到男孩的肚子叫了一声。

“我饿。”彼得委屈地说。

“我也饿,但是船长说了,今天没饭吃。”克拉格林耐心地安慰他。

彼得沮丧地哼了一声。

“不过,”克拉格林想了想,“我可能有办法把这门弄开。我们去厨房偷点吃的,你说怎么样?”

虽然在黑暗中他什么都看不见,但他知道彼得的眼睛亮了起来。

“偷吃的!你怎么不早说!”

“你不是不喜欢偷东西吗,彼得?”

“我说了合理就行,偷吃的填饱肚子是世界上最合理的事。”

克拉格林轻轻笑了一声,抓住了奎尔的手:“那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

评论 ( 6 )
热度 ( 46 )

© Garc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