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lbo/TV-Napollya/Quilldu

银河绝赞老爹指南

A/N: 本章梗概-Ravagers in action.

奇奇怪怪的父亲节献礼(毕竟地球上还有些地方仍然是父亲节),所以这一章有很棒的爹。

很棒的哥哥也是有的。

还有乱入的星战梗,因为作者Peter喜欢。

————

6 不要让孩子沉迷电视节目

 

以下是系统日志中一位匿名劫掠者编写的有关彼得·奎尔词条的信息。

第一天:奎尔带了一千二百块钱回来,船长很高兴。

第二天:奎尔带了九百七十块钱回来,船长说四舍五入达标了。

第三天:今天有一千五百块钱进账,但是目击者报告称其实是克拉格林在帮奎尔干活儿。船长惩罚克拉格林负责夜班。

第四天:没有进账,所以奎尔没吃上晚饭。克拉格林还是负责夜班。第二天厨子说厨房里少了点东西。

第五天:奎尔在一夜之间发明了“星球大战侦查小分队”盗窃法,汇报工作的时候船长的脸色很精彩。还好克拉格林及时对奎尔的名词进行了解释。不,他们没有“英勇地冒着生命危险从银河帝国将军的口袋里得到事关反抗军存亡的秘密图纸”,那只是一个阿尔戈拉星人。图纸藏在一只钱包里,当然,和一千七百块钱一起。

第六天:毫无疑问,新方法令奎尔效率大大提高,可靠的目击者报告所有成绩货真价实,船长很满意。唯一的小问题是汇报记录变得很奇怪。摘录如下。

奎尔:……然后,一艘帝国战舰忽然从侧后方袭击了我们。

克拉格林:一只流浪狗。

奎尔:但是我们把它甩开了,因为我们是反抗军最厉害的特工。

克拉格林:……

奎尔:穿过一片布满地雷的危险地带之后,我们终于带着最新的情报回到了船上。

克拉格林(对奎尔):怪不得你一定要跳着格子走,还告诉我我死了七八次。

“最新的情报”:两千七百四十三块三十五分。


诸如此类。

 

等到反抗军分支部队终于收集了足够的情报,向总部委托的军事目标开拔的时候,彼得·奎尔,代号“星爵”,令银河帝国闻风丧胆的特工小分队队长——

“……已经成了个训练有素的小毛贼。”勇度带着赞赏点点头,“现在我们再来看一遍行动计划。”

船员们一起翻了个白眼,漫不经心地祝船长好运。在过去的七十二次迁跃中无论船长以怎样的口吻劝说奎尔集中精力、听话、这不是演习、搞不好你小命都不保、搞砸了我把你吃掉,都没有什么用,最后话题总是会回到奎尔的妈妈给他讲的睡前故事上。

“你要偷出来的是?”

“制造死星炸弹必不可少的图纸,藏在一个黄金神像里。”

“很好,现在在这张地图上给我指一指你的行动路线。”

克拉格林在不远处揉了揉太阳穴,忍不住感觉这一切部分而言是他的错。从某天早上彼得忽然一脸兴奋地问他有没有听说过卢克·天行者的故事开始他就觉得有些事情不太对了,可惜没能及时进行矫正——星星才知道地球那样一个把微波炉和胶带视为高科技产品(他的某本指南这样说)的星球为什么会对宇宙的历史产生如此奇特的印象。

他告诉奎尔,自己对此人一无所知。莱娅公主?不知道。汉·索罗?也没有?算起来他们还是同行呢。最后奎尔郑重其事地叹了口气。

“难怪,毕竟那些事是……”

“……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前一个很远很远的星系里的。”克拉格林嘟囔着,和奎尔一起把话说完。坐在男孩对面的船长看起来已经想要用头砸桌子了。

无论如何,由勇度亲手挑选的劫掠者精兵别动队目前正坐着他的小型飞船向ULT-C90星球进发。ULT-C90是其所属星系的“中央银行”,整个星球就是个巨大的黄金宝库,里面保存着数不清的金币、宝石和稀有物件。然而劫掠者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一尊黄金神像,存放在H区第17层362号库房的主保险箱内。神像并不是多么名贵或者带有未知能量的东西,如果雇主没在骗人的话(几率大概是百分之四十),只是一件被某人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的“传家宝”——所以保险箱开锁技术并不复杂。在之前的星球,奎尔已经由克拉格林指导着试开过了几个不同型号的箱子,成果喜人。除了其中一个箱子里保存着半只哈克-库拉兽,味道熏倒了两个男孩和恰好赶到这个房间的所有保安。

ULT-C90星球的表面完全被以加固合金为原料的建筑覆盖,任何接近的飞行器都要被扫描并确认安全信息。幸运的是,像所有戒备森严的金库星球一样,这里有那么几个监控盲区。从劫掠者们掌握的信息来看,他们预计到达时间五分钟之后将有一艘巡逻舰恰好在他们面前经过那些盲区中的一个。图尔克会带着两个人留在飞船上,发射干扰波段阻截巡逻舰的信号;而勇度、克拉格林和其他人会带着奎尔,穿着太空服在盲区内埋伏。当巡逻舰开到的时候,他们就会潜入舰内拿下这个编队的巡逻兵,并换上他们的衣服准备接受扫描进入星球。

到达停机库后,勇度会带人去放风打掩护,给克拉格林时间敲晕上飞船例行维护的清洁工,以便用清洁工具小推车把奎尔藏起来。这项任务完成后,会有两名劫掠者回到巡逻舰上,而克拉格林推着奎尔下船,和其余的人一道离开位于C区的降落平台,向H区转移。巡逻兵和清洁工的安全证书可以让他们畅通无阻地到达H区17层的大厅——只要他们运气足够好,不遇到任何上前盘问的机器人守卫;或者遇到一两个,然后把那些被亚卡箭射穿的机体藏到没人能发现的地方。

到达大厅之后,他们会以例行清洁的名义进入环形走廊,拿掉通风口的栅栏,让奎尔带着立体投影地图和弹力吊索爬进去,到达362号库房,打开主保险箱拿到神像。问题在于,一旦主保险箱被打开,H区就会瞬间警铃大作,驻守军队一分钟内就能陆续到达主厅。当然,一支由勇度带领的劫掠者阻击队将会等在那里,交战能为奎尔争取到五分钟左右,用于原路返回,找到等在那里的克拉格林,和他一起撤离到环形走廊和隔壁区域之间的联通桥上。这一路可能要在拦截他们的卫队、因为警报而关闭的防护门和联通桥罩层上用掉几颗炸弹,不过那时候由他们控制的那艘巡逻舰就会把两人从联通桥接起来。等三分钟,如果阻击队赶到联通桥,把他们也一起接出来;如果没有赶到的话也不用担心,船长总有办法脱险。

比起安慰最后半句话更像是威胁,意思是,别以为勇度不在就可以把他的孩子怎么样了,他马上就会回来算账的。

 

即将下飞船的时候,勇度递给奎尔一件东西。男孩疑惑地接过来,随即睁大了眼睛。

“这是克拉格林的那种……”

勇度握住了男孩的手,帮他熟悉武器:“镭射枪,好东西。万一有事就拿枪口对准了坏人,扣扳机,这里。很简单。你先拿着,等做完任务回来我教你打靶子。”

然后一件很奇妙的事发生了,奎尔的眼睛亮了起来。男孩咧开嘴角,露出两排白花花的牙——右上侧缺了一颗,或许他有时间该问问那是怎么一回事——他在笑。对着勇度。

劫掠者船长觉得左胸口有什么东西咯噔了一下。他试探着抬起手,放在男孩的头上。奎尔只是歪着脑袋看他,没有害怕和要逃跑的意思。于是勇度又试着揉了揉他褐色的头发,柔软的卷发从他的指缝呲出来,手感很有趣,就像他养过的一些小动物的皮毛。

只是奎尔并不是小动物。是个人类。勇度从来没揉过人类的头,这时候一下子茫然起来。他该把手拿开吗?还是继续揉?要不要夸奖奎尔可爱?孩子的一双眼睛直溜溜地盯着他,露齿的笑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有些害羞的微笑。

“船长,最后一次迁跃。”图尔克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勇度有点尴尬地转过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好,反抗军特工‘星爵’。”他对奎尔说,模糊地意识到自己也在笑着,“准备好执行任务了吗?”

 

当然计划永远不可能万无一失地被执行出来。

勇度打架正打到兴头上。驻守军队的机器人在亚卡箭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也不是说他没挂彩,不过胳膊上子弹的擦伤跟那一地机器人碎片相比算不上什么。通讯器响起来。他低头看了看计时器,五分钟快要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

“船长,”克拉格林有些颤抖的声音透过炮火断断续续传到他耳边,“奎尔还没出来,我能去找他吗?”

勇度火气窜头地骂了一句,随手抄起地上一把被打落的机械枪,一边朝涌来的军队开火一边吼回去:“你他妈想怎么找?入口挤满了弱智机器人——到联通桥去!”

“可是……”

“这是命令!”

克拉格林那边沉默了几秒才传来了回应——为这个回到船上之后勇度得好好收拾他一顿——不过重要的是先把这群机器人轰成渣子——“……遵命,船长。”

他一手按掉通讯,吹起哨子,亚卡箭应声而动,闪烁着异样明亮的红色在空中划出漂亮的一道弧线,完美地穿透了一排刚冲进来还没开火的小兵。

“听好了,计划有变!”勇度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你们几个现在就去联通桥!”

“那你呢,船长?”荷鲁兹问。

勇度瞄了船员一眼,撇着嘴亮出两颗牙。对方识趣地没有问下去,匆匆和同伴一起离开了大厅。

劫掠者船长手里仍然抄着那支爆破枪。这一会儿外面消停下来,估计附近的部队已经全都横七竖八地躺在了他面前的厅里,后续部队还要几分钟才调得过来。他想了想,抬起枪口在库区保险门上轰了个洞,把枪扔到地上,闲下来的手剔了剔牙缝,然后大摇大摆地吹着口哨走进被环形走廊包围的区域,他的箭一路悬在肩头。

 

彼得·奎尔知道自己搞砸了,彻底搞砸了。

计划是他打开保险柜之后抓起黄金神像就跑,听起来很简单没错——但打开柜门的一瞬间奎尔就愣住了。保险柜里整整齐齐地摆了少说也有好几百个金色的神像,全都一模一样。

下一秒,整个库区警铃大作。

男孩慌张了一下,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是随便拿起一个神像然后开溜,反正没人知道区别在哪里——他几乎就这样做了,只是把神像放进口袋的时候手指不经意碰到了勇度给他的镭射枪。

他不自觉地嘟起了嘴。伟大的反抗军特工星爵怎么能第一次做任务就企图蒙混过关呢?从电视剧和漫画里获得的经验告诉他,这种情况下一定有其中一个神像是与众不同的,而那就是他要找的那个。

好几百个神像,他有五分钟多一点。

呃。

于是,勇度一脚踹开362库房大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包围男孩的不是预料中的机器人大军,而是一堆金灿灿的小黄人。

“……什么鬼东西?”

“我不知道啊。”奎尔一脸委屈地抬头看着他,“我刚检查了六十七个,全都一模一样!”

“当然了,就知道没那么简单的事。”劫掠者眯起眼睛,“回头那个混蛋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把他的脑袋砸烂。过来,孩子,我们走。”

“等等!”奎尔忽然叫起来,颠来倒去地查看着他正拿着的那尊神像。勇度从奎尔手中把神像接过来——对于这样体积的黄金制品来说,这一尊未免太轻了一些。他拿起旁边的另一尊掂了掂,证实了自己的想法:神像上一定有个机关,只是现在没时间仔细检查了。于是,勇度把神像放进口袋里,又走了一圈把所有的小神像和几样其他的宝贝放进了保险箱,一手把箱子抱了起来——对于奎尔来说这箱子太重太大了,但对劫掠者船长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

“干得好,彼得。”他用空下来的手再一次揉了揉男孩的头发,“现在,把你的枪拿出来,按我说的……”

话没说完。两个机器人士兵出现在库房门口。勇度没来得及吹口哨,就看到两束激光穿透了它们的胸甲。奎尔举着镭射枪的手微微颤抖着。

“酷!”男孩有点害怕,但更多是兴奋地看着倒下的机器人,“克隆人军队!”

后来——勇度终于在奎尔的软磨硬泡下从星际跳蚤市场给男孩买了一套星球大战光碟之后——他才明白他那时候的反应:出于某些毫无道理的巧合,ULT-C90上的驻卫军机器人和那部电影里的克隆人军队长得一模一样。

结果就是,一老一少两个劫掠者沿着勇度进来的路线又大摇大摆地从库区走了出去。支援军队已经赶到了一部分,但是亚卡箭和镭射光线交织舞动——男孩都没必要瞄准,那么多机器人怎么打都打不偏——护送着他们一路穿过环形走廊,往联通桥的方向走。

 

“再等两分钟!”克拉格林朝驾驶员吼了一句,眼睛焦躁地在联通桥和地面上逐渐聚集的军队之间扫来扫去。看到船长没跟着阻击队回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勇度一定是去找奎尔了,所以他们两个随时都会在联通桥上出现,随时都会,一定会。

没有另一种可能性——那可是勇度·乌冬塔,这个星球上的小小机器守卫根本不是船长的对手。只要船长能走出来,他就一定会把小彼得带出来,而他克拉格林需要做的就是保证巡逻舰等在桥边,等着接上他的船长和他的彼得。

没有,任何东西,能把他的家人,再一次,夺走。

“一分钟!”荷鲁兹嚷道。克拉格林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握住了镭射枪的把手。

“看,船长!”驾驶员忽然叫起来。

残破的联通桥上闪烁着熟悉的红光,劫掠者船长高大的蓝色的身影就矗立在那里。他的身边还有个兴高采烈的小孩子,拿着镭射枪,朝着巡逻舰笑得一脸得意。

劫掠者当然是不会哭的,只是恰好有只这个星球特别的小虫子飞进了克拉格林的眼睛而已。

评论 ( 4 )
热度 ( 68 )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Garcia 转载了此文字

© Garc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