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lbo/TV-Napollya/Quilldu

无题

其实是二月份的时候群里情人节活动的文,所以很短的。今天翻收藏夹的时候忽然看到就发上来好了……大概是个AU啦。


Relationship: BilboBaggins/Thorin Oakenshield

Rating: PG

 

门铃就像是故意跟他作对一样,在他陷进沙发的一瞬间响了起来。Bilbo Baggins不耐烦地把书和眼镜丢到茶几上,站起来整了整睡衣。

“你最好别是又忘了什么东西,我跟你说过多少次,Frodo……”他一边念叨着一边走到门边拽开门。他侄子丢三落四的毛病从小到大一直没改过,但是情人节出门又能忘了带什么东西?安全套?……上帝保佑别是安全套。

“Frodo?”

Bilbo愣了一下。

“你等等。”他转身跑回客厅,一把抓起桌上的眼镜,回头发现他的客人已经自顾自走进了屋里。

他瞪了他一眼,对方无辜地耸耸肩膀,眼睛执着地盯着地板。

“……好久不见,Thorin。”过了一分钟左右,Bilbo发现打破沉默的任务仍然属于自己,即使是这么多年之后,即使是Thorin先跑到他家来敲门。他开始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没有,这是货真价实的ThorinOakenshield,再过十年他也认得出来。

“好久不见。”似乎是下定了决心,Thorin把视线从地上拔起来,投向Bilbo,而Bilbo几乎是一下就后悔没能及时躲开。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还是瞬间穿透了他,令他膝盖发软。十年,该死,他以为他早就把那段没有结局的罗曼史忘了个干净,但事实证明他唯一忘掉的是Thorin对他的影响力,这双眼睛对他的影响力。

落在他身上的如此温柔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几乎像水一样的眼神。如果有谁告诉他时间倒流了十年,Bilbo也无法反驳。他闭上眼,下定决心这一回要Thorin先开口。

他听到Thorin清了清嗓子。

“所以……Frodo?”

Bilbo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

“一个侄子,现在住在我这里。”

他甚至能感觉到Thorin整个身体放松了下来,这让他想要大笑,想要揍他一拳,想要——如果不是他已经老了,不再多愁善感,他会想躲进卧室里哭一会儿。Thorin Oakenshield,Bilbo在心里叹了口气,你以为我还能和别人在一起吗?在你拿走了一切之后。

或许他还没有那么老。

Bilbo转过身,希望Thorin没来得及看到他发红的眼眶。

“Bilbo……”很好,听到这个声音念出他的名字几乎要夺走Bilbo仅剩的自控力。他想让Thorin滚出去,立刻消失,就像他在十年前做的那样,但他信不过自己的声音。

“Bilbo,我可以解释……?”Thorin好像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小心翼翼地说。

“那就解释。”

“那时候……”

“十年前。”

Thorin顿了一下:“十年前,当我们重新回到伊鲁柏的时候……一切都需要重建,需要很多工作……需要我。”

“所以你决定陪着我回到伦敦,告诉我一切安顿好之后就来接我,然后在第二天早晨之前消失。直接把我赶回来要仁慈多了,至少,”Bilbo做了个深呼吸,不知道声音里的颤抖是因为愤怒还是其他,“不会给我假的希望。”

“那不是假的,Bilbo。”Thorin低声说,“我来找你了。”

“在十年之后?”终于他无法容忍,回过头去狠狠瞪了一眼伊鲁柏的这位国王,“你知道十年里会发生多少事吗?你有信心十年之后我还会想和你在一起吗?”

深呼吸的人换成了Thorin。他低着头,身上的歉疚和不知所措几乎要让Bilbo心软了。“一开始……一开始我想在几个月之后就来找你,然后我发现自己太过乐观了。反对组织针对新政府的活动一直没有停,Smaug被我们赶走了,但他仍在海外操纵着他的组织。他们在伊鲁柏扎根太久了。我不能……我不能让你暴露在那样的危险里,伦敦安全得多。”

Bilbo睁大了眼睛。

“那现在呢?”

“半年之前。”Thorin给了他一个疲惫的微笑,“我们把他引渡回来送上了法庭。”

“你是说,在过去十年里你们一直有被暗杀的风险。”

Thorin点点头。

Bilbo发现自己情不自禁地走到他的……前恋人?恋人?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从来没有进入一段稳定的关系,他知道Thorin也没有。他们从来没有结束。没有。这个新的认知让他浑身颤抖。他走到Thorin身边,伸出手去碰他,想要确认他还是完好无损的。

“我没事,Bilbo。”那双眼睛又在看他了,Thorin低下头,让他们的鼻尖几乎蹭在一起,“后背上有条挺丑的疤,不过那还是最早的时候。我没事,我们都没事。”

“谢天谢地。”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也没有意识到他正被Thorin拉进怀里。一个来势汹汹的拥抱。Bilbo抬起手臂,勾上恋人的脖子,嘴唇贴在他的耳边。

“你知道吗,Thorin,你当初应该问问我的。我希望和你一起面对所有那些事。”

“对不起。”

“你至少应该给我打个电话,该死,写张明信片都好。”

“Bilbo,如果我那时候死在了暴乱里……我不想让你……”

Bilbo想敲敲这个木头脑壳。

“所以你害得我一直等你,一直等你。根本不知道你是不是甩了我,结了婚……”

“对不起。”

他想要吻他,于是就这样做了。Thorin的回应非常热烈,唇瓣如此饥饿,好像只有Bilbo可以满足它们。结束的时候Bilbo差点以为自己肺里的空气都被吸了个干净。他睁开眼,Thorin瞳孔里的蓝色变得深而凶猛,像风暴里的海。哦……

Bilbo忽然把一只手抵在Thorin胸口,他的恋人疑惑地看着他。

“忘了问,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搬过不少次家。”

“是,我找了你三个月,然后在上周接到了Gandalf的电话。”

“Gandalf?”又是Gandalf?

“他给了我你的地址,让我挑个日子来找你,正好今天……”

“……我早该猜到的。”

Thorin笑起来,Bilbo也跟着开始笑,最后两个人笑得直不起腰。

“我的天,我真想你,Thorin。”Bilbo觉得自己像喝醉了一样,大脑飘在棉花糖里。

“我也是。”他的蓝宝石、他的海、他的星空闪烁着,只映着他的影子,把他吞没,让他的灵魂在其中翱翔,“我也是,Bilbo。”

 

END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Garc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