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lbo/TV-Napollya/Quilldu

银河绝赞老爹指南

A/N:本章有大量的Kraglin(x),差不多就是Krag和Petey的兄弟时间。

————

3 不要教他偷窃

 

彼得·奎尔不仅对偷窃的手法一无所知,更是从小就被人洗脑说这是一种恶劣的行径。恶劣吗?勇度在奎尔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习惯了小偷小摸。任何在奴隶之间长大的孩子都有这个本事,不然凭着每餐那点可怜的汤汤水水根本活不下来。

恶劣吗?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混蛋才有本钱大谈道义。

所以他给奎尔下了死命令,每天拿不回来一千块钱就没饭吃。勇度当然知道这对一个刚有过创伤性经历的孩子来说未免苛刻,他有经验。但他的经验不止如此,他还知道宇宙并不在意谁是孩子谁不是,谁被碾碎过谁没有;宇宙对所有人都同样苛刻。他当然希望将来有弥补的机会,但是首先他要让奎尔活下去。

雇主给了他三个星期,掐头去尾他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来把奎尔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训练成能自由进出一座守卫森严的金库的江洋大盗。为了不把男孩送给他那个精神有问题的父亲,勇度走了一步险棋。至于下一步何去何从,即使他已经决心要保下奎尔,多半还是要看这孩子自己争不争气。

勇度当然不是个百分之百的恶棍,但是劫掠者不养吃闲饭的。如果这个孩子想在他的船上生存,那他最好有点出息,把自己头上值的那些银子挣回来。哪怕就只是为了堵上某些蛆虫的嘴。最阴暗的角落传播的言论也逃不过船长的耳朵,没人敢当面对勇度的决定提出异议,但那不代表没人会在背后搞些小动作。如果那些风言风语传得太广,奎尔的处境就会变得相当危险。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个地步,摆在勇度面前的就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他知道自己会怎么选,那不是他喜欢的结局。

总而言之,当务之急是把奎尔训练成一个合格的劫掠者。从偷东西这门基础课开始。

要是有人敢当着勇度的面告诉他他对小孩子多有耐心,亚卡箭就会立刻教教对方他对成年人多缺乏耐心。事实是,他从来没有刻意使用什么语气,星空在上,他唯一的目的是最有效率地让对方明白他的意思。如果他对奎尔像对船员下命令一样粗着嗓子吼,那这孩子只会被吓得半死,不会听得进去一个字。

矛盾的是,当他注意到奎尔专注的眼神落在他身上时,劫掠者忽然感到懊恼。

“娘的,废话没用,干活去吧。”他摆了摆手,把奎尔赶开。男孩点点头,转身跑到无存知地人来人往的街上,不一会儿就混进了那些脏兮兮的、成帮成伙的孩子之中。

等到奎尔跑远了,勇度也转过头想回到自己的舱室去,他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事要操办。结果一扭脸他吓了一跳,克拉格林又瘦又小的身子躲在船舱的阴影里。这个孩子甚至没注意到勇度已经发现了他,眼睛还在看着外面,似乎想找到劫掠者刚收编的、最小的船员。

 

在奎尔之前,克拉格林才是最小的那个,不管是年龄还是体格。尽管如此,他在勇度手下的位置却已经比绝大多数船员都要高了:舰桥组的二把手,随时等着在老扎库退休或者翘辫子之后接下大副的位置。当初他被提拔的时候很多人不服气,说克拉格林又弱又心软,当不好劫掠者的领导;勇度用很简单的方法摆平了争端。他在船上搞了一场比武,除了不许用杀招之外没有任何规定。从那之后没人再敢说克拉格林配不上勇度给他的头衔。

男孩的身世说来话长。山达尔星,他的母世界,是个相对福利完善、种族平等、治安良好的地方,宇宙里不可多得的乌托邦。按理来说出生在这个星球的孩子基本上没什么机会和劫掠者扯上关系。

除非你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母亲是个黑户,把你生下来之后就没怎么管过你,而且在你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因为吸毒贩毒被扔进了克林监狱。官方不知道你的存在,也没有儿童福利院把你领走。你住在整个星球最混乱的角落,是出租屋里剩下的二十几个人东一口西一口把你喂大的。不是白喂,有人叫你帮他们“带点货”,有人叫你帮他们摸两块钱;等你长大一点还有人叫你帮他们打架,甚至帮他们拉皮条。

有一次你带货的时候出了点小麻烦。你从来不多问,因为你太需要钱了,所以你不知道货是什么也不知道东西是哪里来的——比如,你不知道你现在大衣里面裹的几把镭射枪是杆杆都值上万的最新型号,而且是你的雇主从停靠在附近星球的劫掠者船上偷出来的。但是你干活很有经验,所以你知道自己被跟上了。

幸好跟着你的笨蛋不是很有脑子,甩开很容易。你七拐八拐跑进了深巷,正得意于你对地形的熟知时,发现一束牵引光波正好罩住了你。

至于那之后你发现这帮人其实是鼎鼎大名的劫掠者也好,他们那个蓝色的老大发现你还是个小孩所以决定留你一命也好,你帮他们找到了偷枪的人还顺便抓出了内鬼也好,都成了你加入他们以及逐渐成为船长麾下干将的铺垫。船长残忍而且危险,但从不亏待忠于自己的手下,也从不把手下的人推到前面去堵抢眼。他对克拉格林格外赏识,不仅把他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兵拎到了舰桥上,还教了他不少东西。克拉格林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是知恩图报的人。每当形势对勇度不利的时候,他都是最先挺身而出的。

他上船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勇度帮伊戈做的事。克拉格林不喜欢这个生意,可他没有那个资格对船长说什么,只能每次尽量对那些孩子好一点,帮他们挡住那些最混的混蛋。老图尔克也会帮他。后者有一次喝醉酒的时候对他说,自己私下里和船长因为这件事吵过一架。念在多年交情的份上勇度没有对他怎么样,但是他禁止任何人对他的行为发表异议。

图尔克说他理解勇度,被劫掠者联盟驱逐的船长必须用最极端的手段保全自身。

“你小子记着,”老船员这样告诉他,“船长对我们好不是为了让我们忘了本分的。你要是对他有什么意见,可以去找他提,但是绝对,绝对不要在船员面前让他下不来台。他需要我们给他撑场面。”

克拉格林挺严肃地点了点头。他那时候还小,对图尔克所说的东西似懂非懂,只知道照着做就行了。

 

让克拉格林说奎尔有哪点和其他孩子不一样的话,他也说不好。但是当奎尔被他拽着往餐厅走的时候,他抬起头来问他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被吃掉了。那个瞬间克拉格林认出了那个眼神。

男孩如同不幸者坠入深空,迫切地寻找着一切可以抓住的物体。

和他当年听到邻居口中的不知道第几手消息说他的母亲被抓走了的时候一样。而克拉格林从来没有找到过他的安全岛,他只是幸运地没有窒息,并随着宇宙的运动漂到了最近的宜居星球。哪怕这是个残破荒凉的星球。

他忽然想对奎尔说抱歉,他没有多余的安全感能分给他。

不过他没有这样说,毕竟这样直白袒露感情的事不是劫掠者该做的,他也早就习惯了保持沉默。但是在心底的某一点,克拉格林希望自己能有机会问问奎尔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他不像其他孩子那样哭着闹着要回家。

他还想对奎尔说,不用怕,他们是他爸爸派来接他的;但是男孩低下了头,于是那句话也就死在了他嘴边。很多年后克拉格林不止一次庆幸自己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最后他只是拍了拍男孩的肩膀。

“没事,船长不会让他们把你吃了的。”

后来情况变得有点复杂,船员们大概是被勇度那个莫名其妙的玩笑戳中了兴奋点,到处追着奎尔不放,害得那孩子像个受了惊的兔子一样乱窜,最后躲到了排风扇口。克拉格林下意识地站在那堵墙下面,朝领头闹事的船员大吼让那个孩子自己呆一会儿。

“他刚才把酒瓶子扔到了老子头上!”那个眼睛鼓起来的混蛋吼着,“老子今天非要教训教训这个兔崽子不可!”

克拉格林把声音压低,确保奎尔不会听到:“你忘了他是我们的货物了?我不知道伊戈会不会乐意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揍得鼻青脸肿的。”

“老子他妈不在乎!至少得照老规矩办,把他扔到货仓里去。”

“兄弟,你听我说……”

“你他妈闪开……”

“闭嘴!”老图尔克不知道什么时候拨开人群挤到了前面,用拳头敲了敲桌子,“船长派我来管奎尔的事,散了散了。”

鼓眼睛朝地上啐了一口,不甘心地走开了。其他船员也是。最后就剩了图尔克和克拉格林还在排风扇口下站着。

“别把他关起来。”他听到自己在为奎尔求情。图尔克点点头。

“放心,船长只是让我看着他。我觉得把他带到一个单独的休息舱可能要更好一点。”

克拉格林的一颗心落了地。他朝图尔克笑了笑,然后抬起头喊奎尔,跟他说没事了可以下来了,可是喊了半天上面也没动静。最后他只好自己爬上去,发现奎尔耳朵上戴着一副奇怪的东西,眼睛闭着。

“孩子?奎尔?彼得!”喊了半天男孩才睁开眼,迷惑地把那副东西摘下去。

“你可以下去了,那些人走了。老图尔克会保护你的。”克拉格林朝下面努努嘴。

奎尔没说话,只是听话地跟着他爬了下去。

他跟着图尔克和彼得一直走到了休息舱。在关门之前老头子低声警告他不要太多愁善感了,天一亮他们就会把这孩子送走。但克拉格林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同样的情绪。每次都是他们在照顾船长绑架来的孩子,然后无奈地送他们去接受命运。没有一次是容易的。

舱门在克拉格林面前关上,他咬了咬后槽牙,扭头朝船长室的方向走去。

 

大半夜被船长叫醒的时候克拉格林还以为出了什么紧急事件,结果他的任务竟然是去哄孩子。

“听好了,”勇度近乎用气声对他说,“我要留下奎尔。明天我们会有一单生意,刚好用得到他。懂了吗?你现在去看着他,跟他随便说点什么,说到他睡着为止。”

克拉格林瞪大了眼睛看着勇度,直到那双红色的眼睛不耐烦地眯起来。他赶快点了点头,然后跳下床从船长的视野里消失了。

奎尔,当然,在他进船舱的时候还醒着,耳朵上挂着那副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看到克拉格林的时候男孩凝滞的眼神闪动了一下。

克拉格林嬉皮笑脸地凑上去把那个东西摘了下来:“这是什么?”

“耳机。”奎尔小声回答,“可以听音乐。”

他将信将疑地把“耳机”放到了自己耳朵边上,里面播放着一些吵吵闹闹的东西,大概就是地球人的音乐。倒是不难听。

“那个蓝色的人是谁?”他听到男孩问,“他会吃了我吗?”

克拉格林笑着揉了揉小孩的头发,心里想着地球崽子真容易吓到。“那是我们船长,勇度。放心,他不是坏人,也不吃人。”

“可是他说……”

“他在跟你开玩笑。”

奎尔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克拉格林叹了口气,决定先把这个话题放一放。

“你想家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问出这个问题,可能是他太想知道奎尔那种绝望的眼神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

男孩垂下了眼睛。

“想。”他的声音带着哭腔,“但是我回不去了。”

克拉格林觉得喉咙哽了一下。多年来的自我催眠一下子失去了效力,奎尔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为了挣钱他都做了怎样的事。他从来没有真正有过一个家,而他所做的一切又让那么多小孩子失去了自己的家。

“嘿,小家伙……没准哪天你还能回去呢?”

至少奎尔不会被交到伊戈手上。他还有未来。

但是男孩摇了摇头,眼神随着声音逐渐破碎:“你不明白,我没有家了……我没有妈妈了……妈妈去世了……”

克拉格林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他看着奎尔慢慢蜷缩起来,身体随着啜泣声颤抖;然后在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他把男孩抱在了怀里,轻揉着他的后背,直到他安静下去,陷入梦境。

 

“你小子鬼鬼祟祟在这里看什么?”勇度瞪了一眼自己的手下。克拉格林对奎尔的关心让他很恼火,作为劫掠者的准大副,这小子未免太情绪化了一点,还需要多敲打敲打。

“对不起,船长。”年轻人挺直了腰板,“我这就回……”

“回什么回?”勇度拽着克拉格林的领子把他提到了跟前,“你个子小,去给我盯着点奎尔,别让他跑了,也别让他惹上麻烦。”

克拉格林的下巴掉了下去,大概一秒钟之后他又急急忙忙把嘴闭上。然后,年轻人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傻笑起来。勇度狠狠敲了他的脑袋。

“再愣着奎尔就跑没影了。”

克拉格林这才三步两步跳下了飞船。

至少,勇度一边往舰桥走一边想,现在奎尔有了一个不错的老师。或许半个月的时间也够用了。

评论 ( 8 )
热度 ( 58 )
  1. 静水忧悒沧笙踏歌Garcia 转载了此文字
  2. UNT-1964Garcia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爆哭!

© Garcia | Powered by LOFTER